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湖南白癜风会传染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7 16:03:0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湖南白癜风会传染吗,全椒白癜风医院,博罗白癜风医院,云南白癜风能治疗吗,沾益白癜风医院,浙江怎么治白癜风,甘肃根治白癜风的仪器

原标题:[生机夜北京]每个凌晨,他们接力装点这座城市

  文/千龙网记者 王大治 查甜甜

偌大一座北京城送走余晖,就像舞台一样从热闹归于沉寂,人们或揣着“小确幸”畅然入梦,或辗转反侧。而有些人,已整装待发,接力装点这个美丽的城市。他们中间有工人、有护士、也有司机;有年轻人,也有大叔。有了他们,静谧的街道显得不那么冷清,昏暗的角落也透着生机。千龙网记者带你了解,他们在想什么。

地铁故障检修团队

接触网电力维修工程师们正在搭建梯车,他们将攀爬5米梯车进行高空作业。 千龙网记者 查甜甜摄

深夜,京港地铁控制中心确认完地铁全线断电时已是凌晨12点半。而在凌晨四点钟,地铁需全线供电,第一趟空驶列车必须从车站驶出。因此,张海英和同事们的检修时间只有三个多小时。故障检修需要团队配合共同作战。每个夜班的5人小团队必须将工作安排的紧凑而有序。张海英与同事戴上安全帽头灯,穿上绝缘鞋、反光衣,“全副武装”后提着维修工具走进了地铁轨道。张海英的工作区域是在5米左右的高空,架设在轨道上空的接触网拥有着上百个零件,每个零件都像齿轮一样相互紧紧的咬合,任何一个小螺丝的松动都可能危及地铁的正常运转。

挂接地线,测量记录数据,搭建梯车……前期就绪,张海英和同事背上工具,爬上5米梯车紧急处理接触网连接板相关故障。连接板螺纹滑丝故障是张海英日常检修工作中极其普通的故障,但是其耗费的时间却不容小觑。仅安装专用拆卸工具就需要半个小时。

因故障点正处弯道处,安装困难,张海英与同事在梯车的移动中寻找适宜线段安装好工具,随后再借力推到故障点。整个故障处理完成之后,张海英看了看手表,“花了一个半小时。”

在移动的高空平台上作业,受力点不好控制,也意味着需要耗费更多的体力才能完成这项看似普通的故障维修。且隧道比较闷热,接触网电力维修工几乎每夜都经历着身体微微发热到额头滑下豆大汗珠的过程。“即使在冬天,穿着短袖,也常常一身汗。”此刻,张海英和同事已经开始大口喘气。

脚踩沥青的修路工

工人正将热气滚滚的沥青平铺到边缘地段。千龙网记者 查甜甜摄

凌晨12点,路封了,机器带着厚重的嗡鸣声在路面上活动开来,为复兴路1600米的道路铺撒上最后一层沥青。热气滚滚的沥青从摊布机上倾斜出来,工人们便熟练且快节奏的将沥青均匀铺开,特别是道路边缘地段,机器无法到及,需要人工一铲一铲的铺平。“沥青凉了之后会变硬,要趁热压平,一硬化就不好操作。”忙碌的工人一边脚踩滚烫的路面一边说道。

沥青的温度高达170℃,倾斜而下时,路面一片烟雾缭绕,同时散发着刺鼻的沥青味,工人在雾气中挥舞着工具,如置身“仙境”。

冯涛今年已经50多岁,是修路工里的老人儿,“干了二十多年,身边的工友换了不知多少,多数干两三年就走了”,冯涛在回忆中叹息着时光的流逝。像冯涛这样一干就是几十年的修路工已不多见,有经验的老师傅越来越少。

除了挥动铁锹的修路工,修路现场负责各项工序的工作人员也都夜夜奋战在道路上。

公交夜班老司机

凌晨零点10分 李师傅正在调试车内的仪器 千龙网记者 查甜甜摄

“下一站是东直门北站。”伴随着熟悉的报站声,李师傅的首趟夜班车出发了。此刻是凌晨12点半,夜20路内环公交车准点发出,夜20路是环形线路,分为内环线路和外环线路。李师傅驾驶的是内环线路,“跑一趟全程下来大约要70分钟,每天晚上需要跑三趟。”

李师傅是有着15年公交驾龄的老司机,驾驶经验丰富,还是一名老党员,参与过奥运会等重大活动的服务工作。记者了解到,夜班公交车司机老同志居多,平均年龄在45岁以上,再加上夜晚视线不好的缘故,司机必须要高度集中精力,因为这关系到车上乘客的生命安全,因此,夜班公交车配备的基本都是经验足驾驶技术好的老司机。

李师傅患有严重的胃病,曾经发展成胃穿孔。“这都是职业病了,经常没有时间吃饭,基本上饥一顿饱一顿。”一天至少坐六个小时的李师傅,腰椎和颈椎都有毛病,“在等红灯的时候,经常要两边换着姿势坐。”

十几年工作下来,李师傅总结道,心态最重要,公交作为一种服务行业,服务的乘客千千万万,需要保持一颗乐观的心。

照顾患儿的病房护士

深夜,在北京儿童医院普通外科病房,付佳抱起刚刚做完手术回来的孩子,小心得将其放在病床上,白亚蓬则帮忙拿吊瓶。 千龙网记者 徐硕摄

夜幕下的儿童医院依旧灯火通明,走廊里充斥着福尔马林与消毒液混合的味道......病房里,护士们忙碌的照顾着每一个患儿。每一个孩子的体温以及身体状况她们都了如指掌。

整个北京儿童医院普通外科共有5间病房,每间病房有8到10个孩子。待到晚上,只有白亚蓬和付佳两名护士轮流看护这5间病房,患儿的一丝变化,都会引起她们的注意。尤其是其中两间无家长陪护的病房,护士们会格外留心。晚上10点多,护士白亚蓬记录了每个孩子的体温,每隔两个小时左右,都需要测量一次,以便于掌握每个孩子的身体状况。

童童是晚上9点多住进病房的,慢性阑尾炎,但要等到夜里才能进行手术。从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他就一直哭,拒绝配合一切工作。已经工作9年的白亚蓬见此情况早已轻车熟路,“小孩子嘛,一定得好好哄,他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会很害怕,哭是很正常的。”

在白亚蓬哄童童的过程中,付佳则娴熟地给他用酒精擦拭身体,不到5分钟,一切工作准备完毕,由于童童住的是无家属陪护病房,夜里更需要护士的陪伴。“医院床位有限,孩子又多,对于病情不是很严重的孩子,都会由我们和护工来陪护。”白亚蓬说。

“扫遍京城”的环卫工

凌晨时分,环卫工人在清扫路面垃圾,路面在环卫工人的清扫下变得整洁起来。千龙网记者 査甜甜摄

钟表定格在凌晨12点,北京城市机扫服务有限公司一车队的林师傅将车缓慢的停了下来,手指灵活的按动着作业按钮,“必须先打开警示灯,告诉后面的车辆注意左侧绕行。”随即,左侧清扫路面的刷子高速的运转起来,发出“嗡嗡”的轰鸣声,林师傅驾驶着吸扫车,作业的流程是“先左后右”,左侧贴近道路的中心线,右侧则贴近道路的边线。“一般而言,边线的作业难度相对大一些,需要将刷子紧贴着路沿。”

由于工作量比较繁重,作业期间基本没有多余的休息时间,林师傅告诉记者,“一个晚上最多的时候会跑160公里路,刚开始不熟悉的时候跑的冤枉路特别多。”林师傅现在负责的是四惠和国贸的匝道桥,匝道桥的作业需要来回转圈,“开始的时候经常转迷糊了,不知道自己哪些路清扫过了。”林师傅做环卫工作已经有9年的时间了,他现在已经熟练的知道哪些匝道可以连在一起作业,从而使作业路程缩短了不少。

林师傅的老家在河北沧州,坐火车回家一趟需要4个小时,但他基本上每年会回家一次,“每个月有8天假,但我基本都不休,把假期攒到一起。”林师傅会选择在人员充足以及不忙的阶段休假回家,“一般会待上两个月。”林师傅每天基本只吃两顿饭,一顿是在早上作业回来时侯,另外一顿是傍晚睡醒时,“中午基本不吃,中午吃饭特别影响睡觉的时间。”白天睡觉的这一习惯,林师傅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来适应。

林师傅今年50多,他希望可以一直平平静静地工作到退休。

作者:王大治 查甜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安徽如何治白癜风